Forelle

血是热烈的红,爱是纯洁的白。

 

[炎瑶]无题

1.

“碧瑶。”

那人第一次喊她名字时话里带着隐忍,像在暗暗压抑着什么情绪。她不懂,于是问他原因,但他只是摇摇头,然后语气柔和地告诉她,是她多虑了。

他在她苏醒时告诉她,她叫碧瑶,是鬼王宗宗主的女儿,除此之外再没有透露其他关于她身份的信息。她沉睡得太久,醒来时什么也不记得,睁开眼只看见一间布置简陋的屋子,她躺在床上,床边站着个穿着一身浅蓝衣衫的男子。明明是醒来第一个见着的人,他却只告诉了她这点事情,教她如何不生气。

“那你总得告诉我你是谁吧?”问了许久也不见他透露些有用的信息,她有些没好气地扔下这句话。

那人忽然笑了,笑得很好看。

“在下秦无炎。”

“秦无炎?”她想了想,“没印象。”

听到这话,那人垂眸笑了笑,目光却黯淡了下来,但也没说什么,只从袖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。

“你难不成一见面就送我礼物?”她笑起来,眼波流转处,尽是柔情。

打开盒子一看,里面躺着一朵白玉一般的小花,正散发着淡淡白光。

“这是伤心花。”他不等她问便直接说道,“是鬼王当初为你专门炼制的法宝,在你昏睡时本来不见了,如今我替你寻回来了。”

“伤心花?”她拿起这朵小花,低头轻嗅,忽然绽出一笑,明眸流转,在这简陋的小屋中竟显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美。“我很喜欢,多谢你。”

“这本就是你的。”他回答,语气柔和。

她未理他这句话,坐起身来正要下床,但脚一踏上地面就一阵无力,几乎要坐倒下去,秦无炎连忙伸手扶住她,让她重新坐到床上。“你才醒来,腿上还没力气,需再调理一阵再下床走动。”

她忽然有些生气。“你别碰我。”

秦无炎怔了一下,收回手,垂眸敛去眼中的情绪。

“具体要调理多久?”她的语气此时听着全然像个大小姐,但隐隐又有一丝倔强。此时连路都走不了,自己岂不是与废物无异?

“大概三日吧。”他的语气此时平淡如水,手收在宽大的袖子里。

听见这平淡的语气,她抬头看着他,问道:“你生气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还说没生气,表情都变了。她在心里哼了一声,却不急着打算道歉。

秦无炎见她没有回答,神色又黯淡一分。“我先去准备饭菜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她才觉得有些饿了,于是点点头,答道:“去吧。”

接下来调理了几日,她才终于能下床慢慢地走动,久违的脚踏实地的感觉让她觉得踏实了很多。秦无炎还是守在她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,时间一长,反倒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我们非亲非故,你对我这么好干什么?”

那日她忽然问他,他正收拾着药碗,听到这话时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。

“对你好,不好吗?”

“好啊,但是总要有理由吧?哪有莫名其妙的对人好的?”她坐在桌旁,托着腮看着他,眼中尽是疑惑。

“你以后会知道的。”他的脸上没露出什么情绪。

“你等一下!”

秦无炎正准备起身离开,她却忽然伸出手拉住他的手腕,他像是突然被吓到一样,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,脸上尽是惊奇的神情,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温和平静在此时全然不见了。她冷哼一声,干脆将两只手都拉住了他。“我拉着你,你这么不舒服?”

“不是……”他喃喃道,语气里尽是不可置信。

“那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只是……有些惊讶。”

“惊讶?我看你是惊吓吧!我有那么吓人?”

“的确是惊讶。几日前是你说不让我碰你的,现在你又来碰我……”

他居然还记着仇呢?她扑哧一笑,竟直接抱住了他的手臂,“先前是我心情不好才说了重话,现在气消了,对不起啦。”

秦无炎像是从未料到她的这些话,竟然一时之间愣在原地,然后犹豫着,抬起另一只手,慢慢靠近她的脸颊。但他在将要靠近之时,最终还是收回了手。

“没事。”他这么回答道。

 

2.

她一直很好奇他平日里除了照顾她还在做什么。

自从她恢复以后,秦无炎出门的日子便多了起来,有一次甚至三天没回来,她等得着急,等秦无炎一回来就打算缠着问他去哪了。

但当那日傍晚秦无炎一脸倦容地踏进门时,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他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,一进门就找了椅子坐下,她有些担心地为他倒了杯茶,又问他:“怎么了?”

他叹口气。“无事。天色不早了,你快去歇息吧。”

她想开口问个明白,但又担心他太过劳累,只好先去休息。

第二日秦无炎醒来时,便看见她坐在自己床边正看着自己。他一脸吃惊的样子反倒让她笑起来。“早饭我准备好了,”她站起身来准备离开,“不过我这是第一次做饭,味道可不能保证。”

秦无炎还是愣在那里,看着她的背影,一时间竟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
这是第一次。

第一次入眠时警惕性低到连有人靠近都不知,第一次睁开眼想的不是自己还能活多少天,第一次有人笑着对他说“做好饭了”。

他还有多少个第一次?

而他秦无炎又何德何能,能奢求得到这一切?

 

“那你这几天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她终于还是问了出来。

秦无炎沉默片刻,才回答道:“处理宗门的……剩余事务。”

“宗门?”

“万毒门。如今宗门已近乎灭门……前几日我是去处理剩下的事。如今办完了,便回来了。”

她看见他疲惫的模样,看样子也不愿多说什么,只点点头,“那……接下来呢?”

话音刚落,她看见秦无炎明显的怔了一下,愣愣地重复道:“接下来?”听起来竟有几分迷茫。

她盯着他,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般反应。

秦无炎沉默了许久,才问道:“接下来……那你想做什么?”

“我?”她想了想,“我想先出去看看。”

她想看看这神州浩土,究竟是什么模样。

末了,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同我一起吧。”

他忽然间睁大了眼睛。“碧瑶……你是要与我一起?”

“不然是谁?”她哼了一声。

秦无炎猛地站起来,眼中是她之前从未见他显露过的复杂情绪:兴奋和不可置信,甚至还有点受宠若惊,这些情绪竟同时揉在一起,在此刻融在了他的眼神里。

“你难道是第一次出远门吗?这么高兴?”她看着正准备收拾行李的秦无炎,心情也莫名连带着好起来。

“兴许是吧。”他话里含着笑意,眼角眉梢也尽是欣喜之意。

她从未见他如此高兴过。

 

3.

他们大概走了一周,正路过河阳城,许久未见到繁华的城市,她想着要多留几日,便随意选了家客栈住了进去。

“我还以为大小姐你要挑‘山海苑’呢。”秦无炎笑道。

她撇了撇嘴,“换个口味,又不一定要选最大的客栈。”

“是是是,”他无奈地应道,“你先在这歇着吧,我去买些东西。”

她点头表示答应,点了几碟小菜,吃着打发时间。

过了许久,她在客栈中坐得实在无聊,正打算去后院看看时,两个穿着一身门派装,背着剑的人却一起走了进来。

“林师兄,那我们便在此处歇脚吧。”那个看着稍显年轻的向他旁边的男子这般说道。他身旁那俊朗男子一身正气,背上宝剑泛着幽幽绿光,气势逼人,竟叫人不敢直视。

“便在此处吧,如今‘山海苑’也客满了,实在无法。你也不必这般客气地叫我师兄,唤我惊羽便可。”那人开口说道,语气倒是不像外表那般,反倒有几分亲切。

她只是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,便转身走进了后院。

正值夏末,桂花开得正盛,院中有假山曲水,一翼凉亭,清风抚来,当是惬意。她坐在凉亭中,看着院中的景象,嗅着花香,竟渐渐有些入迷了。

一阵脚步声忽然响起,她转头看过去,正看见那名叫林惊羽的男子站在凉亭外。而当林惊羽看见她的脸时,原本毫无波澜的脸上竟出现了震惊的神情,“你……?!”

“怎么?”她看见林惊羽一脸惊异,心中隐隐猜到他以前定然认识自己,还说不定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。

“你既已醒了,竟还未去青云山?”他说完这句话,又觉得不太对,“也是……毕竟小凡已经同陆雪琪成婚了。”

为什么这人的神情反倒有替她惋惜的意思?她和那个小凡又有什么关系?

“他们何时成的婚?”

林惊羽有些惊讶于她提出了这个问题,但还是如实回答了:“两年前。”

两年前,那时她还没醒过来。她忽然有些好奇,若是换作以前的自己,会对这个消息有什么反应?她现在心中毫无波澜的反应又究竟是不是自己的本意?这么一想,她不禁还是有些惆怅,记忆中的模糊和空白让她随时觉得心中空了点什么。

她低头把玩着伤心花,一时不语,许久才开口问道:“那小凡过得好吗?”

小凡幸不幸福,和她是有关系的吗?她不知道,但她还是想问这个问题。

这问题倒是不出林惊羽的意料,他神情柔和了些,回答道:“他过得很好,如今正平平淡淡地过着日子。”

“平平淡淡……”她重复着这个词,忽然产生出几分向往来,似乎光是念着这几个字就能将她心中的空缺填得满满当当。

平平淡淡的日子,那他肯定很幸福了。

她抬头看向林惊羽,说道:“我其实什么也不记得了。”

林惊羽露出诧异的神情,但眼神忽然又变了,带着同情,但同时也有一丝不易捉摸的羡慕。

羡慕?她又不懂了。

“忘了,其实也好,”他站起身来,隐隐叹息一声,“忘了总比自欺欺人的好。”过了一会儿,他收敛了情绪后看向她,“既然叙旧叙完了,那我便告辞了。”

她点点头,坐在凉亭中,看着他转身离去。

 

直到天将暗时秦无炎才回到客栈,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油纸包,她凑上前去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秦无炎并未立刻回答,只将油纸包放在石桌上,拆开来,露出里面一块块的小巧精致的糕点。

“桂花糕?”

“对,喜欢吗?”他问。

“兴许以前喜欢吧,我看见桂花糕,心里莫名觉得很高兴。”她笑着拿起一块,咬入口中。这桂花糕带有淡淡清香,入口即化,甜而不腻,她脸上不禁露出满足的表情,秦无炎笑起来,眉眼中尽是温柔。

“你不吃吗?”她问道,拿了一块递到他嘴边,他张口含住,咀嚼完后又露出笑来,“的确是美味。”

待到两人吃完桂花糕后,她正站着拿出帕子擦拭着手,看着秦无炎收拾桌上的油纸,秦无炎收拾完后看了她一眼,忽然便伸出手来,竟直接用手抚去了她脸上的残渣。她呼吸一滞,脑中忽然闪过什么,似乎从前……也曾有过一个人这般温柔待她,但又有所不同。

她突然伸出手抓住他的袖子,这动作倒吓了秦无炎一跳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……”她心口隐隐作痛,但她下意识的不想告诉他。她隐隐发觉模糊回忆中的那人或许并不是秦无炎。

但若不是他,那还能是谁?

秦无炎笑了笑,放下了手,结果发现她还抓着他的袖口。他晃了一晃手臂,但她依旧抓得紧,便随她去了。

他们一前一后地离开凉亭,她紧紧攥着他的袖子,随着他的脚步一步步慢慢地走。她忽然生出个残忍的念头:自己最好永远也不要想起来从前的事。

 

想起来是折磨,不如什么也不要回忆起来。她想起林惊羽的话,还有他那带着同情的眼神。自己空缺的记忆中最重要的那人或许就是那个小凡了。但她如今晓得他成了婚,过上了平淡的日子,这样不就是最好的了吗?即使从前的她,或有遗憾,或有痛苦,或有不甘,但现今命运让她抛却前尘,那她为何不坦然接受?

她希望自己曾爱过的那人过得幸福。她也知道,从前的自己定然也是这么希望的。而那人,一定同她想法是一样的。

应当惜取眼前人。

她这般想着,连眼神也柔和起来。

 

4.

后来他们又往西走了大致一个月。

在经过一处幽谷时,正好天色渐晚,于是在此处停下。架了火堆后,她靠在旁边的树上,闭上眼思索着什么。

一阵衣衫悉索声响起,她感觉到秦无炎走到她身旁,将一件外衣披到了她的肩上。“蜀地秋日夜深露重,莫要着凉了。”

她紧了紧身上的衣衫,站起身来向不远处的河边走去,同时问道:“你在之后还有什么自己的打算吗?”

他也随着她一同走过去。“你不是要看看这神州浩土吗,我自是同你一起。”

“我是说你自己的。”她转头瞪他一眼,他无奈地笑了笑。

“万毒门早已覆灭,我也算是无从去处。说来可笑,之后我竟只想寻个安静去处,就此过完这一生。”他说完,又摇头苦笑,似乎觉得当年名震江湖的毒公子如今说出这番话当真讽刺可笑。

但她却答道:“这样也好。”

秦无炎抬起头,眼中是显而易见的惊讶,“碧瑶,你……”

“这平平淡淡的生活,也是我想要的。”

“但你不去找……”

她正把玩着伤心花,听到他这话,眼波一转,反问他道:“我跟你一起,你不乐意?”

秦无炎愣了愣,看上去像还未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,但很快,他便明白过来,嘴角逐渐弯了上去。“乐意之至。”

月光下,水光潋滟,点点萤火环绕在他们周围。此刻她正看着他,眼中是柔柔情意,仿佛有细碎水光揉碎了落在她的眼眸里。


他在从前那浑浑噩噩的十多年间梦见过无数次类似这般的场景,那时的他从不相信自己有资格拥有未来。

但现在他忽然充满了信心。

他尚有未来,同她一起的未来。

于是他伸出手,第一次在心中怀着无限的勇气与期待,拥抱住了眼前的女子。

 

 

-设定里把剧和小说结合了,毕竟小说里的毒公子还是比较……阴冷狠毒的,应该是从不在意儿女私情的一个人,不过剧里塑造的人物形象还是挺让人喜欢的

-还顺便夹带了点惊凡私货(x

-文笔拙劣,写不出什么太高深的东西来,更没有仙魔之战正邪纷争,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,出于私心,我只希望有个人能代替小凡去单纯地对她好,让她一世无忧,平安康乐。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Forelle | Powered by LOFTER